?首頁?
? >? 資訊中心? >? 重點報道
國產超大型塔式起重機出國記
——寫在山東一建俄羅斯塔機項目安裝之際
來源:山東一建 作者:李娜 時間:2020-09-23 字體:[ ]

海參崴,一個三面環海的美麗小島。被列為振興俄羅斯造船業的重點項目紅星造船廠便位于海參崴東部的大卡緬。當下,9月的紅星造船廠內正顯得格外繁忙,由山東電建一公司所屬山東豐匯設備技術公司自主研制的8臺FHTT系列超大型門架行走式塔式起重機正在這里緊張有序地安裝中。

該批塔機刷新了國產超大型塔式起重機單次批量出口記錄,彰顯了中國電建集團起重裝備研制新水平,展現了公司大型裝備制造技術的綜合實力。

看著眼前8臺屹立在各自“崗位”上蓄勢待發的塔機巨人,想起它們從制造到走出國門的一路艱辛,負責安裝的山東一建俄羅斯塔機項目部副經理吳榮土的臉上終于露出些許微笑……

當之無愧的“頭號工程”

由設備技術公司承接的俄羅斯塔機項目,位于俄羅斯濱海邊疆區的首府海參崴附近的船廠碼頭,包括干船塢所用的4臺FHTT2000A-60t行走式塔機,以及舾裝碼頭用的4臺FHTT2800A-70t行走式塔機。

該項目塔機的起升高度達75米,臂長達90米,可適應零下40℃的超低溫環境及抵抗超過14級臺風。其產品服役環境差,操作現場復雜,挑戰前所未有。然而艱難不止于此。

項目的中標一波三折、命運多舛。從項目的漫長跟蹤,到數次提資,到國內公開競標,再到最后的合同簽訂,項目團隊人員輾轉上海和俄羅斯之間,歷經茫然無措、充滿希望、跌入冰谷、柳暗花明、背水一戰、峰回路轉等多個階段。

作為中國電建集團裝備研究院起重研究所、山東省塔式起重機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國家塔式起重機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整機試驗基地的山東豐匯設備技術公司,憑借過硬的產品品質和雄厚的技術實力,從一眾競爭者中脫穎而出,項目終于落地。

之于項目、之于公司的發展,8臺塔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按照業主要求,項目可謂是時間緊、任務重、期望高、責任大。項目伊始就受到了各級領導的高度重視與支持。設備技術公司經理劉國生更是將俄羅斯塔機項目視作決定公司發展生死存亡的“頭號工程”。

為保證項目順利履約,設備技術公司第一時間召開了俄羅斯塔機項目啟動會,成立項目部,對項目進行了周密細致的策劃,加強組織協調,挑選精兵干將投入施工,并通過強化安全管理、技術管理、質量管理和專業標準的執行,全力確保項目安全、優質、按期完成。

時間就是命令。為保證產品品質和履約進度,設備技術公司全體人員“啟動5+2”、“白加黑”工作模式,生產系統全速運轉,向既定目標發起進攻,展開了一場與時間賽跑的決戰。

迅速集結、滿懷信心,俄羅斯塔機項目在萬眾矚目下起航。

艱苦卓絕的“履約挑戰”

隨之,超低溫的技術難點、史無前例的巨大制作量接踵而來,挑戰著技術和生產人員的能力底線。

與以往常規的塔機不同,俄羅斯海參崴塔機項目8臺大型門架行走式塔機用于俄羅斯極寒地區的低溫環境,對塔機的耐寒性要求極高。而普通鋼材在零下40度的環境下猶如玻璃一樣脆弱。常溫工作環境(-10℃—+40℃)下使用的起重機根本無法在在惡劣的低溫環境正常使用。如何保證塔機在極寒溫度下的正常運轉,成為首要難題。

無數個夜晚,燈火通明。設計思路被興高采烈地提出,被小心翼翼地論證,被唇槍舌戰地辯論,最終被毅然決然地否定。無數次從興奮到失落,技術人員承受著內心巨大的落差,演繹著一場“論證”與“低溫”的博弈。

無數個通宵達旦的論證,他們終于攻破了耐低溫結構設計、機構選型設計、電氣控制系統設計、低溫鋼材及結構焊接技術、整機保養維護等方面的難點,一舉攻克-40℃極寒環境塔式起重機運行難題,同時特別開發了整機低溫潤滑保養系統,有效保證起重機在極寒環境下的正常作業,并針對復雜的現場環境,創新性地設計了針對復雜空間的三維動態監測防碰撞技術,實現了復雜環境下的群塔作業。

又一次,俄羅斯業主對公司的技術實力刮目相看。

緊接著,就是高溫酷暑的考驗。緊張的制作工期,龐大的生產制作量考驗著公司全體生產人員。

別無他選,所有的制作都在車間這個“大蒸籠”里進行。“大蒸籠”里“洗桑拿”,“穿著衣服洗澡”,“生無可戀的痱子之癢”已是他們在這個夏季的主打常態。

可他們無一退縮,依舊堅守陣地,牢牢堅守著“品質、品牌、品位”的產品理念,認真對待每一道工序,注重每一個細節,眾志成城、齊心協力,全力確保每一個部件的產品質量。

揮汗如雨之下,他們優化了大車行走門架的制作工藝,解決了大車軌道直線度±1mm的車輪運行問題;調整了起重臂小車運行軌道的制作工藝,在接口處增設了凹凸定位芯軸,增加一道二次校正工序,解決了起重臂小車運行軌道接口錯臺的問題;設計了能兼容FHTT2000A與FHTT2800A兩種塔機標準節焊接的整體組合工裝,解決了塔身標準節互換安裝的難題;增設了欄桿固定卡子等多項人性化設計、加寬了部分通道尺寸,使整個設備更符合歐美人體工程學……

就這樣,他們戰高溫、斗酷暑,咬緊牙關,奮力攻堅,朝著履約目標毅然前行。

終于,伴隨著90多米高空中來回移動的小跑車發出的聲音,FHTT2000A和 FHTT2800A塔機的型式試驗完美結束。

勇于擔當,使命必達。這樣的擔當面前,困難變得微不足道,成績變得不足為奇。

不同凡響的“國際航行”

由于8臺塔機均為超大型塔式起重機,散件眾多,運輸具有“大、重、多”的特點,如何確保如此巨大、沉重而又冗多的部件安全“航行”至關重要。

逢山開路遇水搭橋。幾經論證,設備技術公司創造性地提出了塔式起重機半整機運輸的專用轉運、運輸方案,革新了傳統塔式起重機海運過程散件運輸的現狀,大大節省了達到目的地后的安裝時間和工作量,首開大型塔機半整機裝船運輸先河。

部件集港和半整機組裝同步進行。

入冬的上海長興島潮汐時間不定,加之船期緊迫,給半整機組裝工作帶來巨大挑戰。擼起袖子,他們又開始了與海上潮汐爭分奪秒的時間賽。安裝行走機構、門架、基礎節、加強節、套架、上下承座、回轉機構、回轉塔身、起重臂及平衡臂。一環緊扣一環,冷冰冰的部件在安裝人員嫻熟的動作中變得溫順乖巧。平均一周一臺塔機的安裝速度,他們安全、高效完成了8臺塔機半整機組裝工作。

此起彼伏的船笛聲中,8臺FHTT系列超大型門架行走式塔式起重機正式從上海起航前往俄羅斯,通過“德渤3”運輸船運至俄羅斯大卡緬港口,即將開啟他們在異國他鄉的工作之旅。

“疫”然前行的“出征團”

本應順利進行的安裝工作因為一場疫情戛然而止。安裝計劃“停擺”,不停的電話聯系,得到的結果就一個字,等。

中斷的航空,緊迫的工期,嚴峻的國外疫情,讓負責此次安裝的吳榮土心里焦灼萬分。俄羅斯大卡緬市地處極寒地區,溫度變化起伏較大,錯過了最佳安裝時期,天氣逐漸寒冷,安裝工作將難上加難。

隨著俄羅斯疫情的基本穩定,業主的復工通知終于抵達。項目部第一時間組織人員迅速集結,根據相關要求編制了疫情防控出行方案、應急處置預案等相關資料,細化重點要點,優化安裝推進計劃。

穿上防護服、戴上護目鏡,80后的吳榮土和戴立虎成了首批“遠征”俄羅斯的前鋒。走上機艙的那一剎那,兩個與年邁的父母,咿呀學語的孩子告別時都無動于衷的漢子卻潮濕了眼眶。親情總是堅強背后最溫柔的牽掛,尚未啟程,思念已開始。

然而抵達現場,緊張工期和疫情防控的吃緊斬斷了一切思念和顧慮。項目最后的安裝階段,他們必須確保萬無一失,給業主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

初入現場,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狼藉的景象。雜亂擺放的部件、溝溝壕壕的泥濘地面、尚未鋪設的安裝軌道,讓負責安裝的吳榮土和戴立虎心里一片凄涼。現場根本不具備安裝條件,而緊迫的工期就在眼前,清理現場迫在眉睫。

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他們開始了與業主、總包方、土建方等各個單位的溝通協調。經過協商,清理場地的工作終于開始進行。

兩輛挖掘機、四輛砂土車,一輛壓路機,一輛推土機,重新更換石子和沙土的混合體,改進混合比、改進施工技術,熱火朝天地干了兩周,終于平整了場地,達到塔機轉運的場地要求。

“8臺塔機的轉運時間緊、任務重、毫無經驗可供借鑒,對我們施工人員來說前所未有,挑戰巨大”吳榮土說,“對此我們根據現場實際情況改進升級轉運臺車、鋪設臨時軌道,結合路面承載力測算實施設備加固、優化牽引轉運方式、減少轉運拆裝次數以提高效率。通過不斷調整各項措施,確保了轉運過程的可控在控。”

事前有準備,事中有控制,為轉運工作順利進行奠定了基礎。

轉運歷經21天,比計劃工期提前3天,單機最多轉角次數10次,整機轉角達39°,單機最長轉運道路900余米,單機最大轉運重量達420t。施工過程中,未出現一次返工工序,8月28日,8臺塔機全部完成轉運工作,實現了公司“一次成優”的質量理念。

9月的海參崴是一年當中最美麗和舒服的季節,蔚藍的天空與湛藍的大海連成一色,空氣溫潤、落葉成毯,是大自然賦予這個三面環海的小島最奢華的美麗。然而,塔機安裝人員無暇欣賞這迷醉的美麗,他們必須抓住每一個適宜安裝的天氣,趕在寒冷到來之前完成安裝。

砥礪磨匠心,起航展風采。湛藍天空下,8臺亮黃色的行走式塔機屹立在各自的“崗位”上等待著最后的安裝工序。不久之后,它們將在異國的碼頭一展雄風,展示中國電建特種設備制造的匠心風采。



【打印】【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彩神-欢迎您